Interview

Radio Show:You Are The Best

Preside:朱薰

Guest:Andrew YUNG

Date:Jan 10, 2017

 

關義工:動學人生義工隊

 

容:「動學人生義工隊」成立於2010年,義工人數超過250位。我們的服務對象包括:有特殊學習需要的人士、師友計劃的同學。我們亦參與環境保育以及關心被遺棄動物的行動。我們同時為弱勢社群提供平台,讓他們發揮夢想。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義工隊。

 

朱: 今日係《關義工》呢到有成個義工團隊,不過就唔係全部人嚟哂嘅,全部人嚟哂嘅話就會逼爆個直播室,因為佢地個義工團隊有好多人。今日就淨係佢地嘅負責人嚟咗!介紹下佢先,呢個義工團隊邊個牽頭帶領嘅呢?就係呢位朋友Andrew啦!你好,可唔可以介紹下你個義工團隊叫咩名先?

容:我地嘅義工隊叫「動學人生義工隊」。我之前嘅諗法係希望透過一啲活動,俾我地嘅義工同會員互相學習一啲人生價值觀。

 

朱:你地嘅義工團隊唔至付出勞力,平時我地話去做義工可能係要郁動下,帶一啲人做一活動,但係你成立呢個義工隊嘅時候已經有啲諗法,唔止係付出勞力,仲要學啲嘢嘅。

 

容:無錯呀!我覺得透過唔同嘅活動,雙方都有學習機會。

 

朱:無錯,越接觸得多就越有呢個感覺,做義工並唔係單方面付出,義工自己都有嘢袋落袋,可以帶走。

 

容:絕對係!比起金錢上的滿足,個種喜悅,見到受惠者的表情同眼神,更加無法取代!呢個係我地嘅動力,更加推動我地去做呢件事。

 

朱:我要問番轉頭啦!點解Andrew會無端端成立動學人生義工隊?自己喜歡做義工,咁咪自己去做囉,點解你會想自己帶一隊人,搞義工隊,而唔係揀自己想做嘅義工就去做呢?呢件事幾時開始?

 

容:其實我本身都有做一啲義工服務,不過就係單次性,可能係清潔運動,探訪老人院。2008年機緣巧合下認識咗《兒童發展基金》,入面有個《師友計劃》,我地覺得佢幾有趣,係三年嘅計劃。係同一班青少年、新一代接觸,幾有趣。

 

朱:Andrew唔好扮老呀!其實佢都仲好後生!

 

容:多謝你先!其實做義工令個人都開朗咗!其實我可以暗地裏同朱薰講其實我地同年!

 

朱:同我同年?好後生姐!

 

容:講返個「師友計劃」,三年期係計劃嘅吸引之處,我覺得個效能係會好大!

 

朱:吸引呀?有啲人見到三年可能會卻步!做義工一日Okay,一個週未Okay,但三年呀……好難架啵!

 

容:好幸運,當時東華三院嘅社工講得好好,令我開始試下去接觸長期嘅服務。服務之後,我地可以睇到服務對象嘅大進步改變,覺得好有意義!

 

朱:呢個計劃係一個義工負責對一個小朋友,為期三年,要定時見面,同佢傾下佢有咩目標同夢想,點樣可以係三年入面達成,睇下佢拎到拎到基金去做呢件事。咁你又做咗幾多個三年呢?

 

容:其實我毎屆都有做,來緊第六屆都會繼續去支持呢個計劃。2017年2月就會有第六次三年。我地都有少少經驗可以同其他師友去分享。當中都有啲困難,例如點樣同同學打開話題,揾到共同興趣。因為毎個年代嘅同學都有唔同情況。初初第一屆2008嘅同學係唔鍾意影相,影相嘅時候會遮面。到依家嘅同學全部唔怕影相!

 

朱:「Selfie! ……Post咗相未?」

 

容:一影相就擺動作!唔同generation都有好大變化!

 

朱:個三年又三年唔係斷開,係重疊,唔係Andrew就六十歲。聽你講呢個計劃係可以個人參與,咁點解你會想多啲人,組一隊義工?

 

容:其實呢個計劃定咗做三年,我地都有好多義工想先個人參與,有多啲經驗同其他人share,又可以係我地Facebook Share下。三年計劃的活動多姿多彩,中心安排好多interesting嘅活動比青少年。

 

朱:係咩活動咁吸引,令到青少年就算同唔識嘅人都會想去

 

容:呢家嘅青少年鍾意去Party Room玩,係工廈個啲,可以煮野食玩card game。再之前嘅鍾意活動啲嘅:泡泡足球、射箭

 

朱:果然係捉到哂啲trend!

 

容:我地都要不斷去變去catch up。再之前去玩黑暗中對話、乘風航,一齊去跳海呀咁。

 

朱:咁原來你就有一班friend,大家都係做義工嘅。

 

容:係,好坦白,三年入面都會有啲人生改變 有啲義工可能會轉工、結婚、生小朋友,所以有啲義工一聽到「三年期」就會有啲卻步。我地就用我地嘅方法-「參與」, 同義工分享經驗,等佢地知道其實有好野係有彈性,因為自己可以編排自己嘅時間,正如我地嘅例子,我地都重疊咁就join一啲計劃。自己管理好自己嘅時間表,真係可以同步進行好多嘢!

 

朱:咦!你唔單只係教佢地做義工,佢地唔只從服務對象個到得到啲嘢!係你個到又得到的嘢,教到佢地time management,管理好自己嘅時間,自然就有時間嚟做義工啦!

 

容:身邊嘅義工朋友開始知道原來存在咁大彈性,係個規則入面就係三年啦,每個月最少同一個學生接觸,如果個一個月好忙,未能出席一啲活動,原來又可以同學生用電話接觸,用whatsapp或打個電話去問候關心吓學生都可以fulfill到成個計劃。不過如果義工想同學生關係更好,見面、一齊做活動會更加理想,因為服務對象都會想了解你多啲!

 

朱:咁於是你就組咗呢班人一齊啦!你本身係得幾個人開始,係咪呀?

 

容:本身我只係同我另一個partner開始,之後就先招募義工,睇吓邊啲義工係適合,因為有啲義工未必喜歡做呢類型服務,因為義工服務好多元化,動物、環境、小朋友、老人家、特殊人士等唔同範疇,所以我哋都會問下啲義工有冇興趣做「師友計劃」,要好玩得,要啱佢地學生channel。因為有啲義工鍾意靜啲嘅,或者鍾意對老人家嘅,咁我地就可以聯繫唔同嘅機構,去提供唔同服務。

 

朱:哦!即係你會一路拓展唔同嘅義工服務!

 

容:都會!因為做義工可以得到好大快樂,可以忘卻平時工作上嘅壓力,有啲滿足感語言唔可以表達,只有自己可以親身感受到,令你覺得人生好精彩!

 

朱:咁你依家召集到幾多志同道合嘅義工?

 

容:去年由兩、三位,變到二十位,個二十位號召力好強嘅義工,係去年「特殊馬拉松」就幫我地召集到150位,咁上年年頭我地幫「東華三院」嘅「特殊馬拉松」亦有177位義工。我地依家嘅註冊義工就大約有250位。

 

朱:增長都唔錯!我都相信Andrew對呢樣嘢好落力,覺得自己做義工得著好大,佢甚至可以暫時唔做自己本身嘅工作,全身去投入義工隊。到底有啲咩咁吸引,有啲咩咁困身,令佢可以唔做自己嘅工作全程投入義工隊?

 

-第二節-

 

朱:睇到Andrew你張卡片先知你姓容!全名就係容  有冇關係嘅!

 

容:好多人見到我個名都會問我同女歌手容祖自兒有冇關係,其實我都好想有關係可以叫佢一齊做義工,或者叫佢教我唱歌。

 

朱:但係你個名都同你而家好配合,因為你「組」成左個義工隊,你又要「導」啲人入義工隊,你一開始叫身邊啲朋友一齊做義工,跟住呢甚至連自己本身唔係做呢個行業,你本身做咩行業嘅呢?

 

容:我本身係做資訊科技行業,寫啲程式做啲項目嘅管理。

 

朱:咁你依家完全係咪冇做個一方面嘅嘢?

 

容:咁我依家都有做嘅,但比例上呢就可能做企業培訓、做義工隊、市場推廣嘅服務。

 

朱:咁真係自己嘅老本行呢就佔少少,就主力做義工隊嘅工作。咁頭先提過你召召下集就召集左二百幾人係你嘅團隊入邊,由原先自己有參與「師友計劃」,到叫身邊嘅朋友參加到,慢慢人多嘅時候,你係唔係會自己同啲義工組活動呢?

 

容:我哋都會不停去認識返社會上有需要幫助嘅人時,有啲我哋可能發現佢哋嘅資源唔係好多,我哋都可以主動諗一啲活動去同佢哋院友進行。亦都等佢哋知道社會上有啲人係可以抽時間去關心佢哋。另外調返轉啦,我哋都想我哋嘅義工知道社區上面有好多人嘅情況及環境暫時欠缺左啲資源,但係佢哋都可以有啲才能發揮出來。

 

朱: 咁你自己都會開始組織活動比義工參加,咁我又好好奇,點解你會由有一份好穩定嘅工作而變成去做一個義工隊嘅時候,你係點樣抉擇嘅呢?你覺得這好容易決定到?

 

容:你方面我都要同屋企人商量嘅,因為呢個係一個好大嘅轉變,如果我係10年前嘅話,我唔都唔會相信自己今天可以做到呢件事!當時我有一個空檔嘅時期,咁就同我家人商量一下我想去做義工呢件事,因為我覺得好有意義。同埋我都發現到新一代嘅青少年,其實佢哋好有潛能同能力,只係欠缺一個平台,我正正想做一個建立平台者。

 

朱:咁但係屋企人會唔會覺得你做義工姐,你做住本身個份工都可以做義工嘅嘛,洗唔洗唔做原本個份,去咗做義工呀?佢哋唔會有咁嘅怨言?

 

容:屋企人當時就冇諗得咁深入嘅。佢地就覺得你決定咗就好啦,呢個係我哋屋企嘅溝通文化嚟嘅,就話你搞掂自己就OK架啦,我哋嗰邊你就唔使擔心,家用嗰啲我哋會有個數簿記住啦!

 

容:咁真係屋企人支持先可以做到呢一樣野坦白講我做呢一樣野嘅時候多咗好多計劃延遲晒,亦都花咗好多金錢係上面。我身邊嘅朋友都覺得我點解有咁大嘅轉變呢,我佢哋有啲話我撞邪呀,佢哋會話Andrew幾時先會醒呢?

 

朱:咁你點樣解釋比佢哋聽呢嗰個所謂嘅「撞邪」呢?

 

容:咁我諗係大家timing明唔啱姐,如果有啲嘢佢哋親身去做過嘅話,佢哋都會感受到一啲野!有時有啲人會覺得成績係代表一切,咁佢哋見到我啲成績先會話你係用心,認真架喎,唔係玩玩下嘅喎!之後就開始會有啲朋友鼓勵我!就會見到有啲轉變

 

朱:你有冇一個「click」轉捩點係令你覺得你要投身一個做義工嘅服務,但還是係循序漸進咁發生嘅呢?

 

容:我睇我服務對象嘅眼睛入面搵到我嘅滿足感,令我決定要做呢件事。我當時決心比較大,亦覺得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比較多。

 

朱:直到依家,你已經有自己的義工隊,不同範疇嘅活動都會搞嘅,你而家可唔可以講下俾我哋聽,你哋有咩具體嘅活動係會搞架,等大家聽到嘅時候,知道原來自己對呢樣野都有興趣嘅,咁就可以自己去搵Andrew加入去嘅義工隊。

 

容:我哋本身比較多服務,有啲團體都係我哋招手,睇吓會唔會有啲志同道合嘅朋友有興趣搞「師友計劃」,因為呢個「師友計劃」嘅質素同數量都比較多嘅,需求比較大,因為每年政府嘅支持都大,有幾個團體都問我哋可唔可以安排啲「師友」俾佢哋,咁如果有朋友有興趣都可以係我哋聯絡。另外我哋都會有義工服務係服務特殊人士,例如殘疾人士。義工做呢啲服務嘅時候都好需要有耐性,因為社會上都有一啲殘障人士,包括智障嘅朋友,或者有自閉症、亞氏保加症、過度活躍症嘅朋友,我哋同佢哋相處嘅時候,都有唔同嘅相處溝通模式亦都要加倍耐心,有時要用身體語言,要了解佢情況,因為佢哋可能先天缺乏左某啲野。我覺得只要我哋搵到個Channel,或者係模式嘅話,大家可以係一個好開心嘅平台上面共同發展。

 

朱:你話做義工係有好多不同嘅義工類型,但呢一類型同特殊朋友溝通嘅義工服務,係唔係唔係每個義工都OK去做呢?

 

容:都會架!有啲義工嘅朋友佢哋做唔到特殊朋友嘅服務,因為佢哋見到呢啲特殊朋友會好感觸,不停落淚,所以佢哋就會話,呢一啲嘅服務我做唔到。我自己開頭嘅時候,鍾意做多啲青少年,因為我比較喜歡同青少年溝通。我開頭少啲長者嘅服務,因為同長者要多啲聆聽嘅,但係我就鍾意講嘢多啲,驚同佢哋爭野講。但係而家都有做多啲長者嘅活動服務,發現長者見到一啲青少年或者義工朋友去探訪佢哋佢哋好開心,好好笑容,佢地好親切,好有人情味,會同你握手,好感激你同佢地一齊搞活動。

 

朱:其實可以融合,因為你本身就做嗰啲青少年嘅服務,咁如果你有識咗一班青少年之後,又可以帶班青少年再去做長者嘅服務,咁長者見到青少年又開心,咁青少年又係做緊一啲服務,咁又好似幾開心喎。

 

容:我哋依家都有做共融嘅服務,包括係一啲富裕與貧窮嘅人,有平台互相認識,互相了解,去化解佢哋之間嘅有啲障礙。因為我哋接咗一啲朋友環境唔係咁好嘅,佢哋都會有一啲仇富心理,佢哋可能會覺得啲有錢人有錢就有好多選擇權。富裕嘅朋友佢哋可能享受多少少,身邊有好多工人姐姐幫手,有啲嘅自理能力係比較差少少,有啲可能會有啲公主病大少爺脾氣。我哋有時會有一啲山藝活動。

 

朱:醫番好佢地?

 

容:咁又唔可以咁講,我哋係做一啲啟發性嘅野姐,等佢哋自己去思考一下,人與人相處係咪只係用表面去評論呢?我哋有時都會去強化返男女之間嘅主角,男聲可能會比較勇敢啲氣力大啲,咁就可以幫手拎多啲重嘢。女性角色可能就係細心一點,係人地失落嘅時候,女性可以做一個安慰者嘅角色。咁我哋都會有一啲共融嘅program ,可以去強化返整個團隊。

 

健全人士同一啲非健全人士,只要我哋有一個平台或者係溝通模式嘅,非健全人士係好有潛能,因為佢哋生活比我哋簡單好多,佢啲記憶力好強,雖然可能讀書唔係好叻或者對於文字方面唔係咁理想。例如我哋同佢玩啲音樂嘅遊戲,佢唔使睇譜可以即刻彈返一次。或者你冇一次應承左佢一啲野,你係一定要講得出做得到因為佢哋記得好住,佢哋睇嘢比較簡單,生活好有規律。

有啲非健全人士係唔能夠用言語溝通,咁我哋義工就要用一啲方法,譬如用眼神或者感覺接觸,咁佢哋就知道你想表達啲乜嘢。

 

朱:咁而家大家觀眾就明白點解呢個義工隊叫「動學」,原來要學野!做義工之前嘅準備都好重要,對唔同嘅服務對象係要有唔同嘅預備方法。

 

容:無錯,我哋都要做事前嘅預備及講解,有啲受惠朋友可能係比較靜,我哋就同佢打開話題。有啲手話啲朋友可能好主動,但係佢好主動唔代表佢嘅內心世界係好健全嘅,其實佢可能好自卑架,佢只不過係隱藏左佢自卑個一面。咁我哋都會比一啲提示我哋嘅義工,等佢哋知道係唔同嘅情況下應該點樣拿捏,希望佢哋掌握得好啲延續我哋義工嘅生活。

 

朱:原來我哋做義工之前,係先學習再去服務。咁我有想知道Andrew你係邊度學呢啲野返嚟,然後再去教其他嘅義工,感染佢哋一齊去做呢件事呢?因為你之前工作都係唔關事架。你之前IT嘅工作同義工服務相同嘅地方,就係要先培訓之後先做得到嘅。咁但係義工服務,例如點樣同青少年或者長者溝通,你又係喺邊學返嚟呢?

 

容:我自己嘅主項就係IT ,但我自己嘅業餘工作係做運動教練嘅工作。我接觸好多唔同小朋友、家長、在職人士。我自己嘅經驗就係:透過溝通,透過一啲接觸活動,令自己嘅網絡更加大,對不同事情有更加多嘅觀點與角度。透過認識新嘅朋友,互相分享同自助,就會發現好多事情係無對與錯嘅,之後嗰件事情係唔係適合自己或別人。

 

容:你啲講緊嘅係共融同埋包容嘅層面。

 

朱:一方面嘅嘢呢唔係話你可以上一個課程可以學返嚟嘅,係要儲返嚟,透過一啲經歷同埋累積,然後再同人地分享。

 

容:我其實好怕自己學左一樣野,然後就用嗰件事去評核人地,將嗰件事套左係人地身上。我哋要去了解人哋,用平常心去接納同包容。

 

朱:你做咁多青少年嘅服務工作,你自己有冇小朋友先?

 

容:暫時冇啊!我對象嘅學生就會有好多!

 

朱:我知道你自己本身嘅人生計劃都因為搞義工隊延遲左。結婚生仔暫時唔搞住,將自己貢獻比義工隊。

 

容:不過依家都尚算穩定,係時候都可以諗返一啲人生嘅計劃。

 

朱:「動學人生」係時候踏入人生另一步!咁當初覺得你「撞邪」嘅朋友,見到你而家今日做多少少野出嚟啦,佢哋會唔會有啲唔同咗嘅睇法?

 

容:我哋都仲有保持聯絡嘅,希望佢哋可以聽一聽朱薰嘅節目,知道而家Andrew係唔同嘅情況,或者有時間嘅可以一齊支持我哋義工。或者可以同埋啲小朋友一齊了解下義工嘅服務。

 

朱:無錯!義工服務係唔單止自己去學習,可以帶埋自己嘅下一代去一齊學習。如果你聽到節目,好想加入Andrew嘅義工隊......

 

容:有興趣嘅人士可以上我哋動學人生嘅網站然後填一個登記表格,可以成為我哋義工隊嘅朋友,除咗可以主辦或者協辦一啲義工服務,我哋都會去尋覓一啲社會嘅人士。我哋希望優化我哋嘅義工服務,例如我哋上年做一個特殊馬拉松嘅服務有117個義工幫手嘅時候,有商業機構係金錢上,或者產品上可以支持我地,有一啲禮物包俾我哋去答謝義工。咁都好多謝你的支持!

 

朱:真係Life入面有Learn! !今日多謝你來!

-------------------------------------------------------------------------------------------------------------------------------

Radio Show:今日正

Preside:梁文禮 麻利亞

Date:FEB 01, 2016

 

梁:琴日我就參加左一個由「東華三院」搞嘅「特殊人士馬拉松」,係添馬公園嗰度跑返去大會堂出邊,再圍住海濱公園嗰邊跑。呢一班特殊人士,有啲有智力障礙,有份高度,有份低度,有啲需要多啲照顧。呢個馬拉松有啲要跑3公里,有啲要跑5公里,有啲係要競賽,好快,要半個鐘來跑哂3K或者5K。佢哋同健全人士一樣,但係需要一個陪跑員。咁我就係做咗陪跑員,陪一個智障人士跑3公里。呢一個智障人士我之前係唔認識嘅,我係上年嘅十一、十二月做過一啲訓練,每一個陪跑員義工都要做訓練測試,同唔同社區中心或者醫院嘅智障人士去跑下,睇下你係咪適合去做一個陪跑員,學下點照顧佢,點樣同佢溝通,之後先會得到呢個陪跑機會。如果唔係,就係呢個活動入面做其他義工,可能係攤位或路障做義工,幫佢地打下氣。

琴日我做陪跑員,我係臨時一刻先做到,本身係後備。

 

麻:你過唔到關?

 

梁:我之前啲出席唔係幾夠,工作時間關係,我之前去過一次,但係可能大家就去過兩次先可以做陪跑員。琴日就咁啱有啲人嚟唔到,我先可以做後備陪跑員。咁我琴日跑左3公里,我都覺得可以,因為唔係點樣訓練去做一個社工,純粹同佢溝通。我開頭唔係好知點樣同佢地對答,因為可能佢哋講嘢會係天馬行空,佢都唔係幾清楚佢自己講乜嘢,見到乜嘢就講乜嘢,所以我要適應同佢傾計,要係佢嘅世界、角度出發同佢溝通。

 

麻:結果你哋跑嘅成績點樣呢?

 

梁:十名內啦。咁琴日就有一件大事,就係「欣宜」啊,起步嘅時候見到佢,咁佢見到我都覺得好surprise。我參加都唔係話想以「梁文禮」呢個身分去做啲乜,純粹係跟「動學人生」去做義工,都係同朋友去參加。

 

麻:如果你平日生活可以抽時間去做活動,你先學識咩叫「同理心」。如果你唔相處過,你唔會用人哋嘅角度理解佢哋,唔會理解到佢哋嘅需要。唯有你同唔同嘅人相處過,你先唔明白,你就會係更多事情上面包容啲去睇。

 

梁:每年都有好多唔同嘅義工活動,嚟緊又有饑饉30,唔同嘅DJ去參加或者探訪,體驗完之後返嚟再同聽眾分享。但係我覺得親身去啲義工活動,感受更深。

 

梁:我覺得可以放多啲時間參加唔同義工活動,唔係淨係一兩個機構。或者我都可以跟你去派飯!譬如「動學人生」,我下次都可以參加下佢哋搞嘅籃球比賽、手工藝班。

 

麻:派飯呢個活動都幾好架,你又可以同教啲小朋友功課!

2016年目標係咁!